叶菾菜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因5195万广告费董事长被限制出境金嗓子业绩增速不稳究竟怎么了【CICEE】

2022年11月24日 叶菾菜财经网

因5195万广告费董事长被限制出境!金嗓子业绩增速不稳究竟怎么了?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

伴随着央视黄金时间广告的播出,和“送礼就送脑白金”一样,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产的金嗓子喉宝一度家喻户晓。

最近,金嗓子重回公众视野,不过并不是因为研发出新产品,而是因为该公司董事长江佩珍被限制出境。

公司董事长成“老赖”

日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发布公告称,因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已被依法限制出境。

江佩珍被限制出境

图片来源: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

公开资料显示,金嗓子食品成立于2016年2月,注册资本200万,法定代表人为江世名,经营范围包括食品、饮料的研发和销售。据金嗓子2019年年报显示,金嗓子食品为金嗓子100%持股的附属公司,而金嗓子的董事长为江佩珍。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金嗓子食品涉及一起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广告费纠纷,前者未按要求履行支付5194.98万元的广告费,而这起案件起源于4年前。

2016年,金嗓子食品新推出了“草本植物饮料”产品,为了宣传该产品,金嗓子食品聘请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为产品提供《盖世音雄》的节目植入策划服务。

同时金嗓子食品还和灿星文化的全资子公司星空华文达成备忘录,金嗓子食品将在星空华文制作的《盖世音雄》和《蒙面唱将猜猜猜》这两档综艺节目中投放品牌广告,广告赞助总价8000万元。双方当时还约定了收视率保障,如未达到,广告费可以按约打折。

星空华文事后盘点,《蒙面唱将猜猜猜》收视率超预期,金嗓子食品需要支付4000万元广告费,而《盖世音雄》收视率保点1.80,实际收视率为1.07,并未达标,但按照折算价再减去前期已支付的1300万元,金嗓子食品还需要支付1076万元。

不过金嗓子食品却认为《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的收视率都未达标,拒绝支付剩余费用,于是双方对薄公堂。

此次合同纠纷于2017年6月19日立案,于2018年12月29日一审判决宣判,金嗓子食品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星空华文广告费5167万元,以及部分违约金。2019年6月14日,二审亦维持原判。

虽然有法院的判决结果,但金嗓子食品并未执行相关判决。2019年9月19日,金嗓子食品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实控人江佩珍也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被限制乘坐飞机、在星级以上宾馆居住等高消费行为,成为“老赖”。

金嗓子食品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值得一提的是,在灿星文化于2020年5月8日更新的招股书中,多次提及与金嗓子的这次纠纷,并将这笔款项列为坏账。

除了因与灿星文化存在广告费纠纷收到限制消费令外,江佩珍还在2019年8月收到一条限制消费令,缘由则是其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付给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一笔38万元的执行标的。

此外,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江佩珍自身有125条关联风险,由她担任法人的公司因劳动者争议纠纷、买卖合同纠纷、侵害商标专用权纠纷等多种原因被多次起诉。

江佩珍担任法人的公司涉及多起被诉案件

图片来源:企查查

而截至目前,江佩珍仍在广西金嗓子集团、广西金嗓子保健品有限公司、广西金嗓子医药有限公司等13家尚处于存续或在业状态的公司担任法人,在13家仍处存续状态的公司担任高管,并拥有8家公司的实控权。

依赖单一产品业绩增长不稳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金嗓子官网注意到,广西金嗓子集团前身是柳州市糖果二厂,始建于1956年。江佩珍则出生于1946年,并在13岁那年进入这家糖果厂成为一名普通工人,后来一路晋升成为车间主任、副厂长、厂长。1987年,江佩珍获得北京人文大学新闻专业文凭,1992年获得高级经济师资格证书。

1993年底,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教授王耀发有感于江佩珍的“创业精神”,无偿转让了一款中成药喉糖配方,江佩珍为了表示感谢,将王耀发的头像印到了金嗓子的包装上,并向华东师范大学捐款20万元。

凭借这款润喉糖,糖果厂第一年就实现6000万元盈利。1994年,江佩珍带着当时的领导班子自筹资金780万元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1998年,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柳州市糖果二厂改制成立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广西金嗓子集团注册成立。

2015年7月15日,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港交所主板上市,瑞士信贷有限公司为独家保荐人,共发行股票1.82亿股,发行价4.60港元/股,募集资金8.35亿港元。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金嗓子公司旗下产品包装上的头像换成了江佩珍。

一年后,金嗓子股价达历史最高值8.11港元/股,市值一度突破60亿港元,江佩珍家族也凭借其持有的股票成为身家上亿的富豪。

达到高点后,金嗓子股价持续走低,截至2020年6月4日收盘,金嗓子股价收于1.41港元/股,市值则跌至不足11亿港元。

虽然子公司及公司实控人被列为被执行人,但金嗓子财务状况尚可。截至2019年年末,金嗓子流动资产总值为11.40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77亿元,流动负债总额为4.63亿元,非流动负债总额为998万元,仅现金资产就可以覆盖全部负债,但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的28.85%小幅增加至2019年的29.06%。

金嗓子近两年资产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不过近年来,金嗓子产品单一,经营业绩增速不稳也是不争的事实。2015—2019年,金嗓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07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5亿元和7.97亿元,持续在7亿元上下波动;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1.03亿元、0.61亿元、1.02亿元、1.68亿元,也始终在1亿元上下浮动。

尽管拥有金嗓子喉片、金嗓子喉宝和其他产品,但其历年营收中超过90%的收入多来自于金嗓子喉片,可以看到该公司对单一产品的依赖性过大。

而金嗓子喉片近年来销量呈下降趋势,直至2018年才开始缓慢回升。数据显示,2015—2019年,金嗓子喉片的销量分别为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和1.13亿盒。

为保证营收和毛利率,金嗓子曾多次对金嗓子喉片进行提价。数据显示,2014—2019年,该产品单价分别为4.3元、5.0元、5.4元、5.5元、6.0元、6.4元,6年时间涨价近50%。

金嗓子也曾经尝试进行新品研发以提振业绩,上文提到的植物饮料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其产品拓展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2016年,金嗓子净利润为1.03亿元,同比下降33.44%,主要原因就是草本植物饮料业务产生亏损。2017年,金嗓子的草本植物饮料销售额继续减少,该产品的独家分销商启丰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还提请仲裁,提出终止投资协议等要求。

据金嗓子2019年年报显示,“自1994年以来,本集团已成功开发31款新产品”,“其中金银三七胶囊等8项为药品、21项为食品、1项为保健食品及1项为医疗器械产品。”而同样的研发成绩描述,早在金嗓子2015年年报中就已出现。

这也意味着,近4年时间里,金嗓子新产品研发进度缓慢。只有2018年,其在网络销售渠道新增销售金嗓子喉宝都乐润喉糖及多款水果糖,但这类产品属食品范畴。

业绩增长缓慢并未影响金嗓子在营销上的巨额投入。2015—2019年,金嗓子包括广告、宣传、市场推广等在内的销售开支分别为2.55亿元、3.19亿元、3.05亿元、2.9亿元和3.08亿元,均在3亿元上下波动。而金嗓子与巴西球星罗纳尔多此前因“代言”问题引发的诉讼事件更广为人知。

广州装修公司

成都哪家装修公司好

智能家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